人蚁激战

 


 

人蚁激战  插图
人蚁激战 插图

  这是100年前发生的故事。
  拉脱维娜是亚马逊河畔的一个农场。那里有300多个农业工人,在辛勤地栽种着咖啡、甘蔗和玉米。
  一个宁静的夏日早晨,场长西蒙站在他办公室的窗前,一边凝望着窗外的绿树红花,一边细心地倾听着。正在这时,有人敲了几下门。
  进来的是一位态度和蔼的警察。
  “我通知您,根据邻近地区来的消息,有一个长约10公里、宽约5公里的褐色蚁群,正对准你们这个农庄开过来,最迟在3天后就可到达。它们所过之处变成了一片死亡的世界。因此,您要马上组织大家疏散到河那边去,迟了可就来不及啦!”
  送走警察以后,西蒙马上把各个耕作队的队长叫来,要他们立即组织工人家属们撤离。同时叫每个工人也做好撤离的准备,要随时能够撤走。
  队长们走后,西蒙烦恼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。他清楚地记得,40年前他6岁的时候,在离这里200英里的故乡也发生过一次蚁患。在西蒙当时幼小的心灵里,深深地印下了一幅蚁群过后的图景——家没有了,庄稼没有了,甚至连荒草、树皮也没有了,在地平线之内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,看不到一只动物,连老鼠也没有,四处是死一般的寂静……这比战后的凄凉景象还要可怕得多!
  他烦恼,他心痛。上午就这样在忧虑中过去了。西蒙正要离开办公室,那几位队长却又同时来到了。他们都对西蒙说:
  “工人们不愿离开,要留下来和蚂蚁战斗。要消灭它们,保卫这片美丽富饶的土地。”
  “哎,真的吗?!”西蒙心里突然被工人们的战斗精神所激励。当听到这是工人们商量了一个早上所下的决心时,西蒙也就下定了决心:
  “和那些可怕的蚂蚁斗斗吧!我就不信500个人还斗不过那些蚂蚁!”
  下午,西蒙和各耕作队的队长们拟定了详细的作战方案。首先,妇女和儿童仍然得在今天之内撤到河那边,牲畜也得立即撤走。其次,马上加深加宽环绕居住区并和亚马逊河相连通的各排灌沟,检查所有的抽水机和各个控制闸,保证都能随时投入使用,并立即在泵房和各控制闸建立24小时的值班制度。最后,为了防备万一,又以办公室为中心,立即建立一条和储油库相连通的、周长400米、深1米、宽2米的耐火材料沟,准备在必要时发动火攻,把蚂蚁挡住。这一切,都得在24小时内完成。
  准备就绪,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天的时间。旷野里已经充满了蚁群迫近的先兆。大群大群的各种鸟儿惊慌地鸣叫着,从森林那边飞出来,一直向亚马逊河对岸飞去。有些鸟儿因为惊慌,也因为疲劳,飞着飞着,就从空中跌到地上,有些就跌进亚马逊河的急流中。兽群也惊慌地乱窜着,凶猛的美洲豹和成群的猴子一起狂跑。奇怪的是凶猛的豹子一点也没有捕食野猴的念头,它们都惊慌地乱窜着,从森林里跑出来,散向了四面八方。在亚马逊河上,各种动物正在泅渡,鳄鱼和森(美洲大蟒蛇)游在相距不远的河面上。这两个死敌现在却丝毫也没有斗意,只是在急流中用尽全力向对岸游去……
  第三天早晨,太阳出来了。天空是那么的蔚蓝,各种野花仍然散发出它们那浓郁的芳香。可是,没有鸟语,也没有蝉鸣,四周寂静得怕人。
  突然,了望哨发出了警报。人们都涌到居住区的边缘,站在注满了水的排灌沟旁,望着突然出现在森林边缘的挪动着的大片黄褐色。
  一只什么野兽突然从森林里舍命地跑出来。近了,才看清是一只怀了孕的母豹子,浑身上下已经盖满了蚂蚁。大概它因为怀孕而懒得过河吧,今天可就劫数难逃了!它跑到离排灌沟只有30米的地方倒了下来,在蚂蚁的啃咬下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。不一会儿,大群的蚂蚁赶到了,那只看来有60公斤重的豹子很快就剩下了一堆白骨!
  “天哪,才四分半钟。”不知道哪个细心的人喊了起来!接着,人们的脸上就都蒙上了惊惧和紧张的表情,连最勇敢坚强的人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  1小时以后,蚁群走近了。人们清楚地看到那是一只只有半个拇指大的褐蚁,空气中充满了它们移动的沙沙声。当蚁群走到注满了水的排灌沟前,就迅速向两边散开,很快,它们就以沟为界把居住区包围了起来。排灌沟外是望不到尽头的蚁群,排灌沟内的居住区就成了“褐色海洋”中孤悬的“半岛”。由于居住区的一面是亚马逊河,所以人们虽然面对着使万物死亡的“褐色魔鬼”,但心里仍然是有恃无恐——仍然有一条退路。
  隔着只有20米宽的排灌沟,人和蚁对峙着。没有人叫喊,也没有蚂蚁移动的沙沙声。这是战前的寂静。但过不了很久,蚁群开始进攻了。它们突然一只叠一只,叠起了近2米高的蚁墙,然后上面的蚁就像要跳过沟似的,居高临下地跳下去。但它们落在沟中的水里,它们在水里挣扎着,失去了方向,大批大批地被抽水机抽上来的强力水流冲进亚马逊河。蚁群就一直这样地进攻着,但它们所得到的只是死亡。
  到快近中午的时候,蚁群停止了进攻,也不叠蚁墙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它们竟然全部后退,一直退到来处的那片森林里。
  太阳刚刚往西偏了一点儿,蚁群又卷土重来,而且拖来了无数片的树叶。这些蚂蚁竟然懂得把树叶当作“登陆艇”来使用。一些蚂蚁爬上树叶,另一些蚂蚁就把树叶拖下水,让树叶在水中漂离。一时间,无数的“登陆艇”向居住区这边“开”过来。尽管强力的水流最后都把这些“登陆艇”掀沉,但这些大褐蚁的顽强精神,却使每一个和它们战斗的人不寒而栗!
  西蒙在紧张地指挥着战斗,看到成堆成堆的蚂蚁被水冲走,他感到很惬意。晚上,西蒙把人们分成三班,在关键地方装了强电池灯,彻夜提防着。而蚁群在晚上却停止了进攻,西蒙趁此命令停开抽水机,并关上一些排水闸,让排水沟里保持一定的水量。
  热带的晚风是很猛烈的,尤其是在亚马逊河边。天快亮时,给抽水机供电的电线竟然给风刮断。人们还来不及检查到故障,蚁群又开始进攻了!西蒙命令抽水,和打开排水闸。最先涌下河沟来的几批蚂蚁随着排水又被带走。但由于抽水机断电,水抽不上来,一段排水沟竟然迅速干涸了。蚁群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,从这段沟涌过来。守卫的人被逼后退。当西蒙得到消息时,已经是无可补救了!
  人们迅速退到耐火材料沟后面,马上把汽油灌进沟里并点起火来。蚁群跟着涌过来,但又被大火吓退了。
  这时,天已大亮。人们猛然看到,他们是隔着火沟被蚂蚁四面包围起来了。储存的汽油尽管颇为可观,但要这样连续燃烧,按最节约的方法计算,顶多也只够用两天的时间。而天知道蚂蚁要在什么时候才移向别处呢?想到这里,每一个人都开始认识到必须撤退。但是现在为时已晚,居住区和亚马逊河已经被蚁群所隔断!看着火墙外随时准备冲过来的蚁群,那只仅在四分半钟就给啃成一堆白骨的母豹的形象,又在人们的头脑中清楚地浮现。个别软弱的人开始嚎啕大哭,而更多的人则是麻木地看着燃烧着的火焰!
  在这紧急的关头,西蒙想到应当把阻挡着河水的大水闸打开,让亚马逊河的水像快堤似的灌进来。虽然这样做会使拉脱维娜农场变成一片汪洋,但那无情的蚁群也将被无情的大水淹死。何况,300多条生命也得以保存下来。但控制大水闸的开关却在火墙外300米的地方,现在已置于蚁群的淫威之下。谁要去扳动开关,谁就得冒死亡的危险!
  “为了消灭蚁群,救活大家,我应该冒这个风险!”西蒙想道。
  于是他下令把储藏室里的小木船和橡皮艇都拿出来,并把放水淹地的决定告诉大家。一时间,愿意为集体而牺牲自己的工人纷纷站出来,要求让自己去完成这要命的任务。西蒙很受感动,但还是决定自己去冒险。因为他的场长,牺牲自己挽救大家的责任首先应该落在他的身上。与此同时,他在极力要求承担责任的人们中,挑选了3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,要他们在必要时挺身而出。随后,他们4个人就迅速地自己“武装”起来,里面穿上紧身衣裤,外面再穿上密封服装,带上头盔和手套,穿上几重袜子,再穿上长统靴子,然后把所有的衣、裤的开口都紧紧地扎住。
  一切准备妥当后,人们用土在火焰中压出一个小缺口。西蒙正要冲出去,却被两个“后备人员”抓住了胳臂。跟着,另一个后备,“飞毛腿”劳斯就迅速冲出人火墙,在“褐色海洋”中飞奔向前。西蒙挣扎着,但他的手臂却被紧紧地抓住,两个小伙子深情地对他说:“西蒙大叔,让劳斯去吧,他跑得比你快,也比你灵活”。
  人们都紧张地看着劳斯。只见他迅速地奔跑着,只用了两分半钟就跑到了控制大水闸的开关那里。虽然是两分半钟,但蚂蚁已经盖满他全身了。他稍微喘了口气,就开始扳动控制枢纽,直至把闸门全都打开。1小时后,这一带就会变成一片泽国了。劳斯迅速地往回跑,跑了一半距离时,却猛然感觉到有一只蚂蚁不知怎的已经钻过了防护衣,并隔着内衣狠咬。劳斯知道对那只蚂蚁是没有办法的了,只有迅速跑回人群里才能消灭它。还剩下30米了,但蚂蚁却咬穿了几重内衣,并狠狠地往他背上咬了一口。痛彻心肺的疼痛使劳斯眼一花,几乎摔倒。他用最大的毅力坚持着,刚一定神,蚂蚁的第二下、第三下打击使他晕倒在地,就在这时,西蒙和另外两个穿上防护衣的小伙子同时冲出去,把劳斯救了回来。
  勇敢的劳斯被救醒了。他和伙伴们坐在小木船上,看着淹在大水里的千千万万只蚂蚁,感慨地说道:“我们终于战胜了它们,虽然代价巨大,但毕竟是胜利了!”
  这种蚂蚁,就是著名的南美洲食肉蚁。每过一段时间繁殖成片,浩浩荡荡,势不可挡。然而,人类终是有办法整治它的。
(摘自《读者》王可伟绘画)

 标签:阅读文摘  神奇惊险  人蚁激战

一键分享:
栏目:神奇惊险 标签:

——纠正错误——(共 0 条评论)评论留言

登录后发表评论,请登录 , 注册 返回正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