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虻(上)4 

  青年时代的牛虻,对意大利的反动势力认识不足,在黑暗,污浊、欺骗、虚伪的现实生活中备受打击,终于逐渐觉醒,毅然背叛了他所笃信的宗教,投向革命。
 


连环画 牛虻(上)4

段落2

 

 

94. 门开了,裘丽亚气冲冲地走了进来:“亚瑟,让我们在门口侍候上半个钟点,你还认为是应该的?”詹姆斯温和地纠正她:“才四分钟呢,亲爱的。不过亚瑟,我们觉得有义务跟你认真谈一谈……”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95页

 

 

95. 亚瑟象困兽—样东瞅西望,语无伦次地说:“不,我头痛,明天再谈……”裘丽亚尖刻地打断了他:“胡说八道!你过来坐下。

段落4

 

 

96. 詹姆斯把小心准备好了的话说开了头:“我们是个极受尊敬的家庭,如今有人使他蒙羞受辱,我无法再把这个人留在家里……”亚瑟一动不动地听着,最后才慢吞吞道:“你们认为怎么好,就怎么办吧,不管怎样都没关系。”

段落5

 

 

97. “没有……关系?嘿!”裘丽亚冷笑着说:“本来就是个小杂种,凭什么要我们来负担呢?”她从拎包里掏出一张纸,将它捏成一团,向亚瑟扔去。

段落6

 

 

98. 亚瑟把它摊开一看,上面是他母亲的笔迹,日期是他出世前四个月。亚瑟的眼光顺着字行慢慢地往下移,原来这是他母亲写给她丈夫的一张忏悔书,底下有两个人签名,一个是他的母亲,另一个是蒙泰尼里。

段落7

 

 

99. “怎么样?明白了吗?一个天主教徒养的私生子。”裘丽亚刻毒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詹姆斯的语气比较婉转:“真抱歉,这桩事情竟至揭穿了,其实你是无需知道的。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大家绝口不说出去!”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00页

 

 

100. 亚瑟瞠视着那张纸,一切表情都从他脸上消失了。楞了半晌,他嘴里喃喃着:“这……这一切不是都很……滑稽吗?”说完头一仰,爆发出一阵狂笑。

段落9

 

 

101. 詹姆斯夫妇吓了一跳:“亚瑟,你发疯了吗?”亚瑟什么回答也没有,只是一阵接着—阵的狂笑,笑得那么响,那么厉害,弄得裘丽亚慌忙拉着丈夫,转身就逃。

段落10

 

 

102. 疯狂的笑从亚瑟嘴唇上消失了。他抓起椅子朝耶稣蒙难像砸去,喀喇一声,神像的碎片散落一地。

段落11

 

 

103. “这么容易!”他气咻咻地注视着地上的碎片,“我以前真蠢呀!我之所以遭受羞辱和痛苦,原来都为了这些虚伪而卑鄙的人,和这些不会开口、没有灵魂的神道。为他们去死,真是太不值得了!”

段落12

 

 

104. 必需摆脱这一切,开始新的生活!亚瑟给蒙泰尼里挥笔写道:“我相信你跟相信上帝一样。上帝是泥塑木雕的东西,一砸就碎;你呢,却一直拿谎话欺骗我。”写完,又在另一张纸上留言:“向达森纳船港去寻找我的尸体吧!”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05页

 

 

105. 最后,他抬起头望了望母亲的肖像,耸耸肩笑了笑:“你也一样,曾经欺骗了我。”边说边戴上帽子,轻轻走出房间。

段落14

 

 

106. 他小心地溜过走廊,悄悄穿过院子,走到堆放木柴的地窖里。这里有—扇铁栅栏的小窗,是朝河边开着的,由于年长日久,铁栅已经锈坏,只要用力一推就能推出缝道来钻出去。

段落15

 

 

107. 窗外漆黑一片。亚瑟知道他将投身的地方,可能是一个阴暗的深坑,但比起正要离开的这个角落,未必会更卑俗,更污浊。他不顾手被划破、衣袖被扯坏,毅然跳窗而出。

段落16

 

 

108. 沿着河岸走去,走到梅狄契故宫广场。这儿就是前不久琼玛眉飞色舞、张开两臂迎接他的地方。他抬头—见那古城堡式的监狱,第一次发觉它是分外的丑恶和卑劣。

段落17

 

 

109. 亚瑟穿过一些狭窄的街道,走到达森纳船港。他脱下帽子,把它扔到水里,心中想着明天他们打捞尸体的情景,脸上露出了轻蔑。嘲弄的笑容。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10页

 

 

110. 走着走着,亚瑟一路苦苦地思索下一步怎么办。他想一定要找个水手,向他行贿,设法躲到一条外国船上,离开这个地方……

段落19

 

 

111. 春夜柔和,星光灿烂。一个人影忽然从船港对面的下等酒馆里闪出,向亚瑟这边走来。他立刻躲在暗影里,小心窥探着。

段落20

 

 

112. 那个人跌跌撞撞地沿着港岸走来,嘴里哼着一支下流的英国小调,显然是个水手。等他走近,亚瑟站起来挡住他的去路,用英语邀他到暗影那边谈谈。水手打量他不象行凶的人,点头同意了。

段落21

 

 

113. 走到阴影里,亚瑟说:“我要离开这儿……”水手醉意朦胧地大笑起来:“啊哈,想偷坐轮船吧!你一定杀了什么人,我看你不想上警察局吧?”那语气活象个干偷渡的老手。

段落22

 

 

114. 亚瑟不想同他争辩,问道:“你是哪条船上的?到什么地方?”那水手往前一指:“加洛达号,到布宜诺斯艾利斯。你出多少钱?十五十个玻里,少了可不行!”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15页

 

 

115. 亚瑟窘迫地说:“我只有几个玻里,如果你喜欢,这套衣服可以跟你换。”那水手见他身上有只女式金挂表,就指着要它。亚瑟本想把母亲的这件遗物留作纪念,可是事到如今,还顾得这些吗?他顺从地拿了下来。

段落24

 

 

116. 水手低声关照亚瑟耽在这儿别走开,他去弄一套衣服来。亚瑟低头一看,手上被铁栅栏划破的伤口,已把衣袖染得血迹斑斑,无怪乎人家把自己当作杀人凶手了。

段落25

 

 

117. 过一会儿,那水手挟着一团衣服,得意洋洋地来了。亚瑟一接触到那些旧衣服,不免引起一种本能的厌恶,幸而衣服还算干净,他将就着穿上了。

段落26

 

 

118. 抱着换下的衣服,他跟着水手穿过许多蜿蜒的沟渠和幽隘的小弄,来到一座小桥边。那水手见四下没人,走下狭窄的埠头。

段落27

 

 

119. 桥下停着一只破旧肮脏的小船,那水手厉声命令亚瑟跳进船里去躺下,随后把一堆旧衣服扔在他身上,自己下船操桨向港口划去。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20页

 

 

120. 亚瑟一动不动地躺在船板上。小船行了一阵,在一列用铁链系住的栏杆前停住,原来这里是海关。一个关员手提风灯,打着呵欠,俯身说:“对不起,护照。”水手从容地掏出护照递了上去。

段落29

 

 

121. 关员退还护照,见船里有一堆破烂,指着问:“这是什么?”那水手拿起一件背心给他看看,说:“一些旧衣服,捡便宜捡来的。”亚瑟屏住气,只听到一声:“行了,你去吧。”他那颗扑通扑通跳的心才平静下来。

段落30

 

 

122. 关员掀起障碍物,小船缓缓地滑进那黑沉沉的正在涨水的港口。到了一个黑色的大怪物前,亚瑟才推开衣服坐了起来。

段落31

 

 

123. 沿着大船上的软梯,亚瑟跟着那水平爬了上去。两人走到一个舱口前,水手轻轻揭开盖板,往下一指:”从这儿下去,我—会就回来。”

段落32

 

 

124. 舱里不但潮湿,黑暗,而且肮脏不堪。亚瑟嗅到那生皮和油脂发出的臭气,感到窒息似地难受。这儿使他又想起了以前那个“惩罚牢”。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25页

 

 

125. 过了几分钟,那水手拿来了一把水壶,几块硬饼干和一块咸肉,并叮嘱他,明天早晨关员来查船时,要躲在空木桶里,一点不能出声,直到出海为止。

连环画牛虻(上)4第126页

 

 

126. 黑暗中,亚瑟狼吞虎咽吃完东西,生平第一次不做祷告就睡觉了。船外,浪涛的拍击声,象是要打破这四周的黑暗,鼓励他去追求光明。渐渐地,他睡着了。

标签:连环画 外国故事   牛虻(上)4

一键分享:
栏目:连环画故事 标签: 连环画

——纠正错误——(共 0 条评论)评论留言

登录后发表评论,请登录 , 注册 返回正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