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质

  妻子阿洛伊斯的付出让戴克斯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,一万名德军士兵逃出死亡的边缘,来到了同盟军的战俘营中……

 


连环画人质封面

连环画人质

段落2

1. 一九四四年秋,同盟国的军队正在向法瑟兰德挺进。这时,德国步兵上将弗里德里希·冯·戴克斯特接到了一项新的任命……

段落3

2. 戴克斯特在看任命书,妻子阿洛伊斯一动不动地站在丈夫身旁,看得出,她在极力想掩盖心中的焦虑。

段落4

 

 

3. “这意味着什么呢,亲爱的?” “元首直接下达的命令,任命我为蒙塔夫里尔要塞的司令。那儿是比利时的前哨,靠近英吉利海峡的江岸……”

段落5

 

 

4. “我也拿不准它究竟算不算个要塞,”他继续说,“这是元首的一个新计划,把这特定地区划为—个要塞,驻防,他要求坚守到最后一人。”

连环画人质第5页

 

 

5. “那么说,是没有希望了?”阿洛伊斯问。“不管前途如何,我只有服从命令,不过,那里很难防守,一旦外围防线被攻破,继续坚守,只能是一场大规模的屠杀……”

段落7

 

 

6. 妻子从心眼里深信,在任何情况下也决不值得牺牲上万个生命,可她没说出口,只是问丈夫该怎么办?“我服从命令!”戴克斯特说,阿洛伊斯看见他脸上的表情:阴郁、绝望。

段落8

 

 

7. “亲爱的,你知道有一条人质法吗?”戴克斯特不敢接触他妻子的目光。“唔,我知道。”“眼下,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。”上将沉重的语调……

段落9

8. 他们的大儿子在埃尔阿拉曼阵亡了,二儿子死于斯大林格勒城下,小儿子, 音讯全无,据信已死。如今只剩下这两位老人,一个即将动身到蒙塔夫理尔指挥战斗,一个将在国内充当人质。

段落10

 

 

9. 快到家门口了,话都已说完,戴克斯特吻了吻妻子,就朝等候他的汽车走去。他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人质法……

连环画人质第10页

 

 

10. 蒙塔夫里尔被围攻了十七天,同盟军又发起凌厉的进攻,摧毁了外围环形工事,上将亲临前沿指挥一场绝望的战斗……

段落12

 

 

11. 上将决定以攻为守——说不定会使局面改观呢。可惜没容他再站稳脚步,反攻就失败了。

段落13

12. “祝贺您,上将,”和上将同时任命的参谋长、党卫队队长弗赖在地窖里的司令部站起身来迎接他,接着摆出一副大模大样的姿态递给戴克斯特一件金属制品。“铁十字骑士勋章!——这种奖励可是轻易得不到的。”弗赖说。

段落14

13. “这是怎么搞到这儿的?”“飞机!您早晨没看见它飞过去吗?并且空投了一件邮包。”“邮包里还有别的吗?”“还有党卫队总部给我的私人命令。”“唔……有寄给我的东西吗?”“有一封信,上将。”

段落15

 

 

14. 身为政治军官和天生的暗探的费赖刚要用手指尖挑开信,上将一把从费赖手中把信抢过来,他说什么也不会给他看阿洛伊斯的来信的!

连环画人质第15页

 

 

15. “来过什么报告没有?”上将在看信之前必须先处理公事。“阁下,”副参谋长布塞报告说,“麻醉剂和敷料已全部用光,血桨也快完了……还有,五 O七炮兵团报告,每门炮只有十发炮弹了,并且能使用的炮已寥寥……”

段落17

 

 

16. “我希望夫人安然无恙,真盼望她一切平安。”费赖的尖嗓门越发刺耳了,那阴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上将。上将听出了弦外之音:他费赖确是操全军的生死大权的,他和元首一样,同样渴望毁灭……

段落18

 

 

17. 戴克斯特的手枪就挎在腰间,他真想把这个狂人送上西天。但他控制住了自己:那对亲爱的妻子有损无益,党卫队会把她投入拷刑室,推向断头台。“我得休息一下,十五分钟。”他说。

段落19

18. 他,太累了。但他的思想却在飞快地旋转:他要采取一个行动……但这丝毫解决不了全体守军的问题,费赖势必接管他的职位,一万士兵仍难免一死,还有阿洛伊斯……

段落20

19. “我最亲爱的……我要告诉你一件不幸的消息。当你接到这信时,也许我已不在人世,我患了癌症……我贮存了莫伦维兹大夫给我安眠和止痛的药片,准备一次服下,我已经做好一切安排……

连环画人质第20页

20. “最亲爱的,对我来说,你一直是最诚挚的、最善良的、最温存的丈夫。我始终忠贞不渝地爱着你。我永远以有你这样一位我敬慕、我热爱的丈夫而为荣。心爱的,再见吧,我最后想到的还是你……”

段落22

21. 戴克斯特感到自己遭受到了不可估量的损失,哦,阿洛伊斯死了,——党卫队再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了。上将意识到自己还有一项事业等待着他去做,这是他此时此刻就能实现的事业!

段落23

 

 

22. 他抽出手枪,出现在地窖当中。费赖和布塞两人仍然呆在那儿,等着听一毯后的枪声。当上将突然站到他们面前时,两个人惊得目瞪口呆……

段落24

 

 

23. “只要动一动就要你的命!”费赖顺从了。“布塞,立即接通富赛尔上将的电话。”上将命令他的副参谋长。“你打算投降!”费赖在一旁逼尖了嗓子叫道。

段落25

 

 

24. “对”上将说。“但是,您的妻子!”“我妻子死了。”“啊!可是,可是我的妻子、孩子……”弗赖的声音变成刺耳的呼喊,并且迅速地把手伸到他的手枪上……

连环画人质第25页

 

 

25. 没容费赖松开枪套,戴克斯特的手枪响了……

段落27

26. 当晚,英国广播公司向全世界播出了蒙塔夫里尔投降的消息。一万名德军士兵逃出死亡的边缘,来到了同盟军的战俘营中……

段落28

 

 

27. ……远在东普鲁士,在一个阴暗的掩蔽体内的司令部里,一位狂怒的暴君象个疯子似地在咆哮。

段落29

28. 同一天晚上,坐落在威尔芬大街的一所房子的门被敲开了,一位庄严的老夫人应声开了门,她一眼就认出了他们身上的军装。

连环画人质第29页

 

 

29. “我一直在等待着各位先生们”她说,然后迅速穿戴好,朝等候着的汽车走去。从她身上看不出一点癌症的迹象。但是,正如她在给她丈夫的信中许诺的,她最后想到的还是她的丈夫……

标签:连环画 外国故事  人质 天琪 池长绕

一键分享:
栏目:连环画故事 标签: 连环画

——纠正错误——(共 0 条评论)评论留言

登录后发表评论,请登录 , 注册 返回正文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