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儿子

  当这位院士看见他跛腿,褴褛不堪,脏得怕人,发呆似地傻笑……心中涌动着揪心的悔恨,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。

 


连环画一个儿子

段落2

 

 

1. 两个老朋友,在百花齐放的园子里散步,一个是国会里的议员,另—个是法国文学研究院的院士。

段落3

 

 

2. 一支满垂浅黄穗子的金雀花随风布散着它的轻盈的花粉。议员说:“哈!你是无法计算自己的孩子的。你易于制造孩子,但又毫无留恋地遗弃它们,并且也毫不因此而有所牵挂。”

段落4

 

 

3. “我们正也同样做呀!朋友。”院士说,“我在这方面,良心上有一件很为难堪的故事要告诉你。对我,那是一种没有止境的悔恨,比悔恨还要厉害。”

段落5

 

 

4. “二十五岁那年,我和一个朋友,在勃雷大臬省作了一次徒步旅行,在拉培桥,我们找了一个客店住下了。”

连环画一个儿子第5页

 

 

5. 客店的女佣人至多只有十八岁,两只蔚蓝的眼睛,笑时,露出一嘴纤小而密致的牙齿。她只会说家乡土话,却不知道一句法国活。

段落7

 

 

6. 朋友因患高热症,我们无法起程了。我整日留在他身边,那女佣不住地走到屋子里来或者给我端饭菜,或者送药汤。

段落8

 

 

7. 一天夜间,我从病人房里出来,遇见那女子也正要回她的卧房。我并没有想到自己要做什么,就把她拦腰抱住,在她没有从糊涂境界中得到了解以前,已经把她扔到了我的卧房里。

段落9

 

 

8. 在一阵长久而没有声音的力士式的肉搏中,我终于粗鲁地占有了她。末了,她爬起来之后,立刻跑到门跟前,抽开了门闩,接着就逃走了。

段落10

 

 

9. 后来那些天里,我几乎不大遇得着她。她绝不让我走近她跟前了。随后同伴的病好了,我们要继续旅行了,就在起程前一天半夜里,她闯进了我的卧房里。

连环画一个儿子第10页

 

 

10. 她扑到我怀里痛哭着,对我表示了一个女人在双方语言绝对不通的时候,所能表示的全部温柔而又失望的信念。

段落12

 

 

11. 八天之后,我早已完全忘记了这在旅行中屡见不鲜的冒险行动。三十年也没有再到过拉培桥。一八七六年,我偶然因引证一本书和仔细欣赏风景,竟又回到了拉培桥。

段落13

 

 

12. 还是那个小店,我坐到餐桌边去用晚饭,老店主的儿子成了现在的客店主人,他亲自侍应我时,那个小女佣人的回忆才又活跃地回到我的心里了。

段落14

 

 

13. 我打听那个女佣人。店主说:“对了,我当时十五六岁,先生,后来不久,她就在生产中死了。”他指着天井中间一个干瘦而且跛脚的汉子,继续说:“那是她的儿子。”

段落15

 

 

14. 我笑起来:“他简直不象他的母亲,他无疑地是象父亲的。”店主说:“这是很可能的,不过旁人从没有知道他是谁的儿子,也没有谁知道他母亲有情夫。

连环画一个儿子第15页

 

 

15. 我起了一阵难受的寒噤。天井里那汉子,正提着两桶饮马的水,用那条较短些的腿使劲地跛着走,褴褛不堪,脏得怕人,店主说:“他没有什么大用处,店里出于做好事才收留了他。”

段落17

 

 

16. 我仍旧睡在以前那间卧房里,整整一宵,我记挂着那打扫马房的汉子,重复地问自己:“这竟是我的儿子吗!我竟能够害死了那个女佣人,并且生了这个汉子?”

段落18

 

 

17. 第二天,我把他口叫到跟前,他也不会说法国话。问他年龄,他也绝对不知道,手卷着帽子,发呆似地傻笑着,在嘴唇角儿上和眼睛角儿上保留着他母亲往日里的一点点笑的神气。

段落19

 

 

18. 店主找出了这个可怜人的出生证件了。他原来是在我从前经过拉培桥以后八个月二十六天生的。证件记载是:“不知父姓”而母姓是盖拉兑克,名叫冉妮。

段落20

 

 

19. 整整一天,我痛苦地思量。瞌睡中,我看见那块废料当面讥诮我,叫我‘爸爸’,随后他变了一条狗,并且咬了我的腿肚子。我甩不掉他。

连环画一个儿子第20页

 

 

20. 我在他去做弥撒的时候和他在一处了。我给了他一块五个金法郎的银元,一面仔细端详他,他卑贱地笑了,接了银元,口吃地说了句“谢谢”,以后就逃走了。

段落22

 

 

2l. 那汉子晚上大醉而归,用锄头打倒了一匹马,在雨底下,躺在烂泥里睡熟了。第二天,客店主人对我说:“给他钱就是让他死,他从来没有过钱。”

段落23

 

 

22. 我坐在屋里,眼睛只瞧着那老粗,他的额头上和鼻梁上同我有好些相似的线条,不过只是被不同的服装和他脑袋上那些难看的“鬣毛”所隐蔽着。

段落24

 

 

23. 我倘若再留着不走,就会成为形迹可疑的人物了,于是,我拿出一点零钱交给店主,由他去贴补那个佣工的生活,随后就带着一颗碎了的心动身了。

段落25

 

 

24. 谁知六年以来,总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引我到拉培桥来。我曾经试着使他的生活变成不甚痛苦,可他不可救药地整天大醉,而且把我给他的钱统统花在酒店里。

连环画一个儿子第25页

 

 

25. “这家伙,非把他当做囚犯管理是不成的。只要他有点儿时间或者得了点儿舒适的境遇,立刻就变成于人有害的人。倘若你愿做好事,社会上并不缺乏无人管理的孩子。”店主说。

段落27

 

 

26. 他的情况使我剧烈地痛苦。从客店窗子里,我很久地瞧着他,不住地告诉自己:“这是我的儿子。”有时,我感到了制止不住的渴望想去拥抱他;可事实上,我连他那只脏手都没有接触过。

段落28

 

 

27. 院士不发言了。他的同伴喃喃地说:“真对,我们很应当对没有父亲的孩子们多注意一点。”一阵风吹过,那黄澄澄的大树摇着一簇簇的花,一阵芬芳笼住了这两个深深呼吸的老头。

标签:连环画 外国故事  一个儿子

一键分享:
栏目:连环画故事 标签: 连环画

——纠正错误——(共 0 条评论)评论留言

登录后发表评论,请登录 , 注册 返回正文
返回顶部